魔术师的方片7

掉进Jewnicorn大坑。

莱花三百集/Be the God

#又名《我可是要成为新世界的神的男人》
#三百集自己乱加的片段,大概是个乱七八糟的平行空间三百集 @小井峪
#原梗来自电影《源代码》
#莱花(假)糖
 
 
 
 
“Lex。”Eduardo一醒过来,就把脑袋凑过去亲了亲Lex的脸颊,“我想吃巴西菜了。”
 
 
“行,我去给你弄。你再睡一会儿吧。”Lex在起身穿衣服前在Eduardo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提起被子给他盖严实了,遮住了大片春光。
 
 
Lex一边扣着衬衫扣子一边开了电脑,搜索了几种巴西美食。等他洗漱完毕到了厨房的时候,烤箱里已经烤好了乳酪面包。他徒手把面包盘从烤箱里拿出来,把面包装进小碟子,拿起了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了的热牛奶端进了卧室。
 
 
Eduardo已经是洗漱好了的样子,穿着睡衣靠在床头看书。书的封皮是黑底红纹,但是没有书名。
 
 
“啊,乳酪面包,我在巴西早餐经常吃这个。”Eduardo拿起一块面包咬了一口。
 
 
Lex拿起被Eduardo放在膝上的书:“在看什么?”文字模糊,Lex看不清是什么。Eduardo嘴巴动了动像是说了个书名,但是Lex不能听清。
 
 
“《百年孤独》?”Lex挑起了半边眉毛给出了一个答案,接着才在黑底红纹的书皮上看见了《百年孤独》的名字,但是书页中的文字依旧看不清,Eduardo笑着点了点头,肯定了《百年孤独》的回答。
 
 
Lex手撑床铺和Eduardo交换了一个吻,然后出门去了Lexcorp。
 
 
然后Lex在他的办公室里看到了Eduardo,他穿着西装,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检查着合同和文件,在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后抬起头给了Lex一个甜蜜的微笑。
 
 
像是巧克力上裹满了蜂蜜似的那么那么的甜。
 
 
Eduardo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把已经整理好的部分递给坐在了他让出来的位子上的Lex,老板椅的牛皮面上还带着Eduardo的体温。
 
 
“这都是什么?”Lex看着面前的几大张纸,字迹像是被水泡过了一样洇成一团,看得不甚清晰。他叹了口气,认真思考了一会,最后用力眨了眨眼睛。合同上的文字就像是起雾的眼镜被擦干净了一样清晰起来。
 
 
“那张是Facebook来拉投资。他们刚刚起步,迫切需要资金。我仔细分析过了,虽然那个Zuckerberg不怎么会做人,但是Facebook是个棒得不能再棒的绝妙的点子,做个天使投资不会亏的。我几乎能够预料到Facebook能掀起多大的风暴。”Eduardo抽出一张纸递到Lex面前,由于他站在Lex身后,因此看不见他阴晴不定的表情。
 
 
“Mark Zuckerberg?”Lex轻笑一声,把纸撕了个粉碎,一抬手就让纸屑飘满了整个办公室,“真有你的,居然还能能影响到我,影响到我的Dudu?”
 
 
他伸手准确抓住了Eduardo的左手手腕,一使力他就跌进了Lex怀里:“Dudu,告诉我,你最爱谁?”
 
 
习惯了Lex每日发疯的Eduardo调整了一下坐在Lex怀里的姿势,在他唇上响亮的亲了一口:“当然是你啦!”
 
 
“这个Mark Zuckerberg,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我和他根本不认识好不好,不过听说他也是哈佛的,只不过中途辍学了。”Eduardo伸手勾住Lex的脖颈,抬起他的一只手覆在自己的胸膛上,让Lex能够感受到他的心跳,“虽然Mr.Zuckerberg和你确实有点像,但是这不会改变我爱的人是你的事实。我是你的好妻子,你的Honey,不是吗?”
 
 
Lex满意极了,抽回手把Eduardo紧紧搂在怀里:“你是我的珍宝,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也无法违背我的命令…”他分了些视线给办公室里的一位陌生人,接下来的这句话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因为我是这里的神…当之无愧的…神。”
 
 
那人出现的太突兀像是凭空冒出的,又似乎是原本就在这里一样自然,除了Lex,没人知道他是何时出现,又是怎么出现的。
 
 
不速之客推了推金丝眼镜,一副波澜不惊地样子:“Mr.Luthor,你确定还要这么自欺欺人下去吗?”
 
 
Eduardo被突如其来的陌生嗓音吓到了,立刻从Lex怀里钻出来,下意识拉了拉西装衣摆:“抱歉…您是哪位?不,您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
 
 
Lex掐住了Eduardo语无伦次的话头,拉着Eduardo让他弯下了腰,毫不避讳那个陌生人地吻了个热火朝天,最后直起身擦了擦嘴角的Eduardo几乎没法直视那人,但是良好的礼仪基础让他选择落落大方冲他微笑得恰到好处。
 
 
“乖,你别说话,这是我的事。”Lex捏了捏Eduardo垂在身侧的手安抚他。按常理,他该让Eduardo离开,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没有必要。Eduardo随时会出现,出现在Lex身边。没有Lex的地方,Eduardo相当于是死的。
 
 
金丝眼镜叹了口气,他从事这行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例:“我想说什么你都清楚。和我回去吧,这个Eduardo并不是你的目标不是吗?”
 
 
Eduardo搭在Lex肩侧的手紧了紧,但是他很听话的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回去?别开玩笑了,我并不是迷失在了这里,我知道怎么回去。我只是不想回去。”Lex把桌上出现的热茶递了过去,“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不过无所谓,你想喝什么就能喝什么,我为你开放这点权利。”
 
 
金丝眼镜不得不接过茶杯,然后把祁门换成了蓝山:“谢谢,我偏爱咖啡。”他喝了一口咖啡,味道和记忆里如出一辙,“但是话说回来,我必须很严肃地告诉你,你再不回去,Eduardo就有权利改嫁了。”
 
 
“改嫁?”Eduardo心里一跳,焦急地抓住了Lex的胳膊,“不!你相信我,我没那个打算!我很爱你!”
 
 
Lex拍了拍Eduardo的手:“放心,我一直很相信你。我怀疑谁我都不会怀疑你。”他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金丝眼镜,并打算下逐客令,“如果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那你可以回去交差了。别逼我赶你出去,那对你损伤很大。”
 
 
金丝眼镜被他盯得无端有些冒汗,如果他不能把人带回去,这就将会成为他人生的污点,他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你还不明白吗,你就要死了!”
 
 
Eduardo这回生气了,在他看来,Lex活的好好的,很可能可以再活一千年呢,哪里能让一个陌生人来诅咒?“先生,你可以回去了。我不想叫保安。”
 
 
Lex摇了摇头再次把Eduardo安抚下来:“我死了以后,把我的全部财产都给他。并且不允许捐出去,不允许用任何形式把我的财产丢掉,不允许给Lexcorp改名字。我要让他永远带着我。带着我嫁给Mark。”
 
 
他拉了拉Eduardo让他重新坐回他腿上,不再避着那个金丝眼镜,光明正大秀恩爱,“我要是死了,我的思想就能在这里永远的活着。我是这里永恒的神,不是挺好吗?记住,这里不是虚幻,这里是别一世界。”
 
 
Eduardo听不懂Lex在说什么,但是心里有声音让他什么都别问,把它忘了。他把耳朵贴在Lex的胸膛上聆听着心跳,他觉得他早就失去了Lex,但是同一道声音反驳说,不,你永远拥有他。
 
 
金丝眼镜不知何时离开了,就像他的到来一样悄无声息。
 
 
 
 
“不要死。”
 
 
“不会的,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真真正正的永远。”
 
 
 
 
 
 
 
 
 
 
 
 
 
 
Lex是天生的造梦者。忽然有一天他沉睡不醒,最后在梦里死去。
 
 
入梦师很遗憾地带来了Lex的遗嘱和他再也不会醒过来的消息。
 
 
Eduardo带着Lex的全部遗产改嫁给了Mark。
 
 
 
 
 
 
 
 
 
 
 
 
 
 
Lex和Eduardo最终统一了世界,加冕为王。
 
 
“You see?I am the God of the whole world。”
 
 
收到莫名其妙简讯的金丝眼镜耸了耸肩,专心做着有关入梦研究。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