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方片7

掉进Jewnicorn大坑。

一个加菲两个卷/小虫相亲记day 7 [完结]

微虐小虫。
#梗来自英国相亲节目《克隆游戏》,根据你描述的梦中情人的样子,找八个人出来陪你过一周,让你选一个。
 
 
 
 
Peter醒过来以后觉得整个虫都不好了。他的眼睛被蒙着,蜘蛛感应被放到了最大。他感觉到他的上半身可能是赤裸着,贴着一些圆片,左手手背上扎着针,不知道在打什么点滴。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头疼欲裂。头、疼、欲、裂!好像有人在他的太阳穴那里往里面钉钉子那么疼!
 
 
但是Peter没有做任何动作,他现在不清楚自己的处境,还没想好下一步该干什么。在静谧的不知名空间,除了不知道是什么电子设备发出的有规律的“嘀、嘀、嘀”声,就只有呼吸声了。很快Peter察觉到了不对,这里除了他的呼吸,还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在离床大概三四米的地方。
 
 
对方一动不动,连衣料的摩擦声都没有,不能怪Peter一开始没注意到他。
 
 
Peter的心跳快了一拍,然后他听见那个人动了,他走了过来,隔着眼罩抚摸Peter的眼睛,嗓音是如此的熟悉:“醒了?My little Pet[既是Peter的昵称,又是宠物的意思]。”
 
 
“………Lex。”是的,那个人就是Lex。Peter原本就对此有所猜测,现在只是这个猜测被证实了而已,“你到底想要什么?”
 
 
“叫我Lexy。”他的手指沿着脸颊滑到下巴,滑到脖颈,在锁骨上打个转后一路下滑到人鱼线,“你叫那个小鬼Lexy不是叫的很开心吗?”他闭口不提他所作所为的目的,毕竟有些事瞒着更合适一些。
 
 
Peter心里倒是有些无语。这算什么,吃的Columbus的飞天横醋吗?他妈妈叫他Lexy我只是跟着叫叫而已啊?Peter叹了口气妥协:“好的,Lexy。满意了吗?麻烦把视觉还给我好吗。”
 
 
Lex没理他,起身走了。
 
 
这是一间实验研究室。隔着一道玻璃墙,Lex转身看室内躺在床上手脚被缚的蜘蛛侠。他的左手并没有在打点滴,而是在抽血。室外堆放了更多更精密的实验仪器,只为了研究蜘蛛侠这种变种人。
 
 
……不是那种变种人。
 
 
反正Peter Parker不喜欢Lex Luthor,那么把Peter关起来试试斯德哥尔摩也不错。想想看,他被迫躺在一片黑暗里,能陪他交谈的只有自己,他只能感知到自己。假以时日,Peter喜欢上Lex是肯定的。
 
 
Lex向来很自信。

 
但是很可惜,实现这个美妙未来的蓝图需要一个重要的物理量,那就是时间。Daniel不会给他时间。
 
 
Lex很小心,除了一些实验人员,没有人知道Peter在哪里,而无关人等也并不知道他们是研究蜘蛛侠的实验人员。Daniel等人找不到Peter,但是他们找得到Lex。这还全部得益于Lex根本没想过要遮掩自己的行踪。
 
 
Lex向来很张狂。
 
 

 
Lexcorp的总裁被指控绑架,此刻正气定神闲地坐在Oscorp的会客室里,窗外阴沉得不像午后而如同傍晚,没有太阳,突然炸起一道惊雷,闷了一天的雨终于是要下了。
 
 
Lex靠在沙发背上,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韪:“没错,我带走了Pet,那又怎样?”他的眼中蕴含着满满的恶意和势在必得,像个恶鬼。他的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一时间挑不出毛病,好像他原本就该这么做,再正常不过。
 
 
Daniel眯了眯眼睛掩盖几乎要滔天的怒火:“Peter的东西你有扔掉吗?”
 
 
“没有扔,但是也不在Pet手里就是了。”Peter的私人物品他怎么会扔?收藏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Daniel挑起一边眉毛,搜走了Lex的手机。Lex晃了晃被铐起来的双手,没在意手机被收走这种事。有关Peter的信息都是加密藏在内部,除非Daniel突然有了Mark的脑子,否则他找不出什么东西。
 
 
出乎Lex意料的是,Daniel打开蓝牙,从手机里传输了什么东西进了Lex的终端。Daniel终于勾起唇角,现在他才是胜利者:“我的手机找不到他的信号,但是你的手机可以突破你自己设置的防火墙。”他把手机屏幕转过来,让Lex清楚的看见上面闪烁的红点,“托你的福,我知道Peter在哪里了。”
 
 
趁某一次Peter洗澡的时候,Daniel在Peter的手机里安装了定位装置,原本只是为了方便清楚的得知Peter的动向——别小看魔术师的控制欲望——现在倒是帮了大忙。
 
 
Lex笑了出来:“你高兴的太早了。你以为我会把他的手机和他放在一起吗?”
 
 
Daniel对Lex的反驳嗤之以鼻:“你没时间做两个秘密基地出来。只要他的手机在防火墙里,就算不在Peter身边,也不会远到哪里去。”
 
 
Daniel这句话没说错,Lex是在看到Peter的寻人启事后对Peter起了兴趣,经过调查后意外的发现Peter是蜘蛛侠,因此才来参加相亲,来看看超级英雄和普通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从知道他是蜘蛛侠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只有十天,能捣鼓出一个秘密基地来已经顶了天了。
 
 
但是Lex依旧不慌不忙,好整以暇看着以为已经赢了的Daniel:“虽然你一点都没说错,但你还是找不到他。”
 
 
Daniel笑了出来,他不明白Lex为什么笃定他找不到Peter了。知道具体方位,找人还不容易吗?“怕什么,找不到就把建筑物拆了。全部拆干净了我还不信就找不到了。”
 
 
Harry当机立断派人前往红点指示的区域,这是一个靠着水坝建立的水电站,他们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Peter随身的双肩包,里边有他的衣物和手机。但是他们搜遍了整个水电站都没有找到Peter本人。
 
 
“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会停止抽血。再不快点找到他或者放了我,Pet可能就要失血过多而死了。”Lex的双手已经恢复了自由,坐在车后座里看着窗外的大雨,“你说小蜘蛛的神奇体质能让他比普通人多撑多久呢?”
 
 
Lex回过头,看向坐在他身边Daniel,半张脸都藏在了光线找不到的阴影里,眼睛粗略看去像是浓重的黑色,闪烁些微幽幽的蓝光。
 
 
疯子。Daniel在心里做了评价。
 
 
他在等,等Lex开始不安,为Peter的死活不安。
 
 
 
 
Peter很久都没有听到人声,还无端得觉得特别困。移动了一下手腕,被金属的束缚钳制住,动弹不得。
 
 
“有人吗……”Peter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这音量简直轻的可以忽略不计。他现在有这么虚弱吗?Peter仿佛看到了自己空了的蓝条。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红条也在不断缩短。
 
 
“有人吗!”Peter憋了点力气喊出一声相对中气十足的声音。可是他也不清楚他在期待谁来救他。Daniel?Lex?或者某个和他一样穿红色紧身衣的家伙?
 
 
哦…谁都好。至少帮他把眼罩摘下来都行……数着一声又一声的“嘀”声,意识渐渐昏沉。
 
 
 
 
Daniel站在水电站内部。他们已经测量完了这栋建筑的所有面积,排除了存在密室的可能性,甚至枉顾建筑结构与承重问题,运用炸药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地下密室。Daniel意识到Lex说的“你还是找不到他”并不是虚张声势。
 
 
“他在哪里。”
 
 
“天快要黑了。你说Pet是不是已经失血过多死掉了?”Lex答非所问,欣赏着几乎要被拆光的水电站。他不是不担心Peter会死,但是对他而言,Peter死了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不属于自己的玩具毁在自己手里,不管他之前属于谁,毁掉之后就是自己的了。
 
 
Daniel低声骂了句脏话,把没有任何束缚没有人看管的Lex丢在原地自己走了。Lex也没有离开,抱臂留在原地,谁知道Daniel是不是欲擒故纵,在他身上装了什么芯片诱他去Peter那里呢?
 
 
说实话,Daniel还真的没有。他急得忘了这码事,冲进了雨里。Peter在这里,可是Peter显然不在水电站里,他妈的Lex把Peter藏进了别的维度吗?Daniel握拳狠狠锤了一下水坝,发出“咚”的巨响。
 
 
………嗯?
 
 
“咚!”
 
 
“咚咚咚!”
 
 
Daniel四处摸索着这个有着石墙外观的门,摸到了可活动的按钮,就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Lex听见了大门开启的声音,插袋耸了耸肩。都这么久了,小蜘蛛存活的几率小的可怜啊。
 
 
可是作者怎么会让主角翘辫子呢。何况Peter也没有辫子好翘。当然,这里的“作者”不包括“权力的游戏”的作者以及一切后妈。
 
 
Daniel走到水坝深处,看到这一切后差点杀人。要不是研究人员会看脸色把Peter放了,否则Daniel就要研究怎么用扑克牌划开人的喉咙了。
 
 
等到Daniel把Peter抱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下去了,瓢泼大雨无情的拍打在两个人身上,把Peter从昏睡中唤醒。他一睁开眼就看见Daniel线条分明的下巴,那个刮了胡子看起来很可口的下巴。
 
 
真想咬一口。Peter有些迷迷糊糊。
 
 
听见Peter神志不清把心里话说出了声,Daniel低下了头看了一眼他,在雨夜里蓝的发黑的眼眸撞进Peter的视线。
 
 
“等你好起来就给你咬。”Daniel很少对谁这么纵容,Peter拥有这个殊荣,“本来我计划今天给你表演一场停雨的,但是计划被打乱了。”
 
 
“停雨?”Peter心里一跳。
 
 
“不是都说结尾点题才是好作文吗?纪念一下我们的初次见面。”Daniel低头吻了吻Peter的额头,“黑色的长柄伞,还记得吗?”
 
 
Peter没和别人说过他的梦中人给他的是什么伞,他很想表现得惊喜但是他实在是太困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害羞什么的,他“哦”了一声就把脸埋进Daniel颈侧。
 
 
久久没有人说话,知道上车后Daniel给Peter擦干身上的雨水时,Peter才开了口:“你在那个雨天的突然消失是怎么做到的?”
 
 
Daniel轻轻擦拭Peter的棕色头发:“魔术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但是你可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挖掘我的秘密。”
 
 
好嘛。这一句话就直接把未来预定了。Peter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在魔术师的服务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Lex被关进了监狱,不过让他庆幸的是,这次没剃头发。
 
 
咦,为什么要说“这次”。这明明是他第一次入狱吧。
 
 
Lex百无聊赖坐在硬板床上哼着无名的俄罗斯歌谣,接着听见隔壁床传过来一点动静。Lex施舍般给了他一点视线,看见他掀开被子,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两个人见到对方,都是一脸错愕,同时开口:
 
 
“Lex/Mike??你怎么在这里??”
 
 
           ——第七天完。fin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