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方片7

掉进Jewnicorn大坑。

两个加菲三个卷/小虫相亲记day 6

有Danack描写,请注意
#梗来自英国相亲节目《克隆游戏》,根据你描述的梦中情人的样子,找八个人出来陪你过一周,让你选一个。
 
 
 
 
天阴沉沉的,没有风,空气里带着咸湿的气味,无端有些沉重。是个看起来随时都会下雨的天气,大暴雨那种。
 
 
Eduardo坐在沙发上,把脸埋在手心。他无法克制自己去想Mark。绑匪想干什么?钱他们已经拿到了,为什么还要让他去魔术表演现场?他到底是和Mark、和Facebook有仇,还是和Daniel、和四骑士有仇?还是说,他们和所有长着那张脸的人有仇?
 
 
Daniel靠在窗边,侧头看着窗外,手心翻转着一部手机。在这样令人情绪低落的天气里,他居然心情十分愉悦。他把胡茬剃了个干净,光洁的下巴看起来很可口。
 
 
Peter赶紧移开了视线,去看同样心情莫名其妙十分愉悦的Lex,他也拿着手机,似乎也是刚刚发送了什么信息。忽然Lex抬起了头撞进了Peter的视线,嘴角上挑勾起一个笑容,眼睛有些眯起,看起来不怀好意,让Peter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又在打什么坏主意。Peter干脆放下那张刊登了蜘蛛侠的寻人启事的报纸,瘫在了沙发上。
  
 
在一片静谧的室内,屋外传来的由远及近的喧闹声就很刺耳了。Lula走在最前面,叽叽喳喳的抱怨Jack最近很少关心她,身后跟着明显不在状态浑浑噩噩的Jack,最后是拿着手机和Columbus视频的Merritt。
 
 
“我到了,要不要和你的老朋友们打个招呼?”Merritt把手机转过来对着室内四个人,手机屏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各位好啊,我听说了Mark的事,你们一定要把他救出来啊!哦,朋友拉我去打野,我先挂啦,Merritt再见!来啦来啦你们别催…………嘟嘟嘟…”
 
 
“这孩子,一有游戏打就什么都忘了。”Merritt摇了摇头收起了手机,“都准备好了吗?该去会场了。”
 
 
还不知道魔术现场会有什么等着他呢。Eduardo叹了口气站起身,理了理没有丝毫褶皱的西装,跟着这群人上了去表演现场的车。Jack、Daniel、Lex、Merritt一辆车,Merritt驾驶,Peter、Eduardo、Lula紧随其后,Eduardo开车。
 
 
Jack坐在后座戳了戳身边的Daniel,换来Daniel一个疑惑的“嗯?”。听到这声可以称得上性感的鼻音,Jack刚到口的话又吞了回去,半天没找回来声音。
 
 
“有话就说。”Daniel侧头看了看这个有些反常的小迷弟,挑了挑眉。
 
 
Jack捂住脸:“我想问,你们都是怎么断定自己的性取向的。”
 
 
坐在前排的Merritt和Lex同时笑了出来。Merritt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通红着脸的Jack:“Oh,我们的Jackie Boy要开窍了?”
 
 
Lex倒是很直白的回答了他的问题:“这还不简单。男人的裸体和女人的裸体哪个能让你硬?”
 
 
Jack从来没对Lula硬过。思及此,Jack哀叹一声彻底阵亡:“好的,同志们,我出柜了。但是Lula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和平分手。”Daniel意识到了什么,打量了一会这个就差没把“Jesus”几个字写在脸上的男孩,笑得意味深长,“怎么突然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因为我们交给你的任务?”
 
 
Jack听到这句话,突然想起来他可以算是对着Daniel硬的,刹那间就热血上涌,脑海里立刻出现Daniel被那种东西弄脏的样子。他迅速意识到不对,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过后座上的靠枕压在起立的下面上。
 
 
Lex笑翻在前座:“好的,我们集齐了一车给。”
 
 
Jack后悔把这些话说出来了,天知道现在Daniel怎么看他:“你…你…别误会。我确实很喜欢你但是并不是那种喜欢…这应该只是生理反应——该死的你们在看钙片的时候不硬吗?”
 
 
——而且那个钙片的主角之一还是他自己!
 
 
“我知道。你要是真对我是那种喜欢,你早就发现你是个给了。”Daniel强行拿走了那个靠枕,“别压着,对身体不好。这里都是同类人,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还是想想怎么在下车前让它软下去吧。你要是想在车里撸我们也不介意,别弄脏车子和衣服就行。”Daniel停下了机关枪的语速,视线在Jack裆部转了一圈,“或者说,你想要我帮你?”
 
 
Jack被最后一句话弄得原地爆炸,智商掉线:“好啊?”
 
 
Daniel:………怎么感觉好像被反套路。
Merritt&Lex: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还是Daniel帮Jack泄出来的,Daniel的技术很好,再加上Jack一想到他偶像那双可以变出很多很棒的魔术的手正在………,而且周围还有围观群众Merritt和Lex,羞耻感和快感让他很快×了出来,没有弄脏衣服也没有弄脏车子,那些液体全部×在了Daniel的手上。他在液体滴落之前抽了张纸巾把手擦干净了。
 
 
这直接导致了后来几天Jack都不知道怎么面对Daniel。
   
   
 
 
到了四骑士上场的时候了,Eduardo,Peter和Lex拥有贵宾席。但是开场没多久,Peter就注意到了Lex的不对劲:呼吸太重了。
 
 
Peter捅了捅Lex:“你还好吧?”
 
 
Lex摇了摇头站起身:“我去次盥洗室。”他站起来没走几步就险些摔倒,于是Peter和Eduardo打了个招呼后,起身扶着Lex一起去洗手间。
 
 
魔术表演刚开场不久,盥洗室不会有人。Lex扶着洗手台喘息,水龙头开着,发出哗哗的水声。Peter立在一边担忧地看着,他不清楚Lex究竟怎么了,什么忙都帮不上。
 
 
“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Lex抬起头看向镜子里的Peter。这不是什么难办到的要求,因此Peter想也没想就答应了。Lex转过身,Peter伸出手臂把Lex抱在怀里,还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背。
 
 
Lex抬起手回抱住,然后什么东西从背后扎进了Peter身体,冰凉的液体注入体内后变得滚烫。Peter不能置信地低头看了一眼在他怀中此刻显得十分正常没有半点不适的Lex,在昏迷前只看清他熟悉的深蓝色眼睛。
 
 
 
 
舞台上,在批判了教堂用不正当手段大肆敛财的行为后,原本该谢幕的魔术表演却没有结束。
 
 
穿着婚纱的Lula对观众眨了眨眼睛:“我们都知道相爱的人结婚是最美妙的事情,连带着承载了所有人祝福的wedding dress都是这么的美丽。”
 
 
Jack接口:“作为结婚地点的教堂刚刚令我们大所失望,那么为什么不让我们来担负起神父的职责,为一对新人送上祝福呢?”
 
 
这时全场忽然响起教堂的钟声,所有人的眼前都是一花,原本被忽视了的舞台背景就这样鲜明起来,Merritt按着自己的帽子打了个响指:“现在我解开你们的催眠,让教堂神圣的美感映入你们所有人的眼睛。”
 
 
在台下因为Peter和Lex的久久不归和等待挟持Mark的绑匪的下一步指令而心神不宁的Eduardo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Daniel向着Eduardo的方向眨了眨眼,凭空变出一束捧花交到Lula手里:“出于一点小私心,我把这对新人的名额交给了我的弟弟。他们两个正在闹变扭呢,我想推他们一把。Oh,come on,告诉我,你们会祝福他们的对吧?”
 
 
Eduardo傻了。再蠢他也知道他是被四骑士们坑了。

那个绑架纸条的落款,Dipuc,Cupid,丘比特,爱神。可以,这很可以。
 
 
突然两束聚光灯打在观众席中,一个照在坐在贵宾席上的Eduardo身上,一个照在站在门口捧着一大束花的Mark身上。
 
 
通过灯光看清Eduardo身边的两个位子空着后,Daniel皱了皱眉。
 
 
“God's beard。”Eduardo站了起来想赶紧离开这里,再留在这儿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答应Mark的求婚。然而他刚站起来,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身边的几个魔术师推搡出来,伫在走道上没法离开,只能看着Mark一步一步走近。Mark穿着休闲衫配衬衫,虽然不像西装这么正式,但这是Mark的风格中相对最得体的一件了。
 
 
是Mark。
 
 
不管怎么说,知道Mark真的没事后,Eduardo才放心下来,并庆幸这只是魔术师们搞的把戏。如果真的是绑匪什么的,就算会被判死刑,Eduardo也会毫不犹豫的把那些混蛋千刀万剐。
 
 
Mark终于在Eduardo面前站定,两束聚光灯合成了一束,惨白的光让Eduardo清楚的看见花束中的一张卡片:“For Wardo。”
 
 
“I'm sorry,for everything,Wardo。”Mark开口了。他不是傻子,就算四骑士没告诉他,他也知道了要干什么,此刻他握紧花束的手心有些冒汗。
 
 
以为Mark会开口喋喋不休说一堆令人生气的话语的Eduardo愣住了,他想过几百条Mark可能会有的开场白,没有一条是道歉。在他看来,Mark's apologize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连“可遇”都不成。
 
 
“I love you,would you marry me?”Mark再接再厉,直接丢王炸,Eduardo成功被炸的七荤八素,但是在看见Mark手里大得要刺瞎人眼的钻石戒指后他有些想笑。
 
 
“我的天,我真的不能对你的品味抱有太大期待。好土的戒指,像个暴发户一样。换个戒指我就答应你。”Eduardo抿了抿唇让自己别大庭广众之下笑得太过分。说实话,Eduardo心里还是有点隔阂的,但是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把Mark绑住了,未来想怎么罚就怎么罚。Eduardo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Lula第一个不干了:“hey你什么意思!戒指可是我挑的!”
 
 
没觉得戒指有什么不对的Mark只知道Eduardo不喜欢它,于是果断随手一丢,被尖叫的不知名幸运观众捡了便宜,看的Lula肉痛得捂心口:“钱啊…钱…”
 
 
Mark看着Eduardo的眼睛,说的很认真:“别管戒指了,到时候我陪你去挑,喜欢什么买什么,想买多少买多少。嫁给我吧Wardo。别说30%的股份了,整个Facebook连同CEO都是你的。”
 
 
好吧,Eduardo还能说什么呢?他许久前就说过,只要Mark肯说一句I'm sorry他就原谅他,现在看来这句话似乎依然有效。他伸手拿走花束,把小小的Mark抱在了怀里,在Mark耳边说的话因为Mark戴着的麦克风而传遍全场:“I do。And I do love you too。[我愿意。并且我确实也爱着你。]”
 
 
Daniel适时把被“绑”来发结婚证书的大叔拉出来,在出示证件后,他为两个人登记。同时,Mark与Eduardo交换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吻。他们把这视作珍宝,无论是彼此的第一个吻,还是失而复得的爱人。全场掌声雷动,没有人不祝福他们。
 
 
 
 
演出完美谢幕,但是Daniel却开始焦躁,因为Peter和Lex确实不见了:“该死的,Peter一定是被Lex绑架带走了。”
 
 
Merritt拍了拍Daniel的肩:“别这么悲观,可能他们只是出去玩了?”
 
 
Daniel摇了摇头:“我能感觉到我和他是同类人。一个星期快过去了,我有计划,他当然也会有计划。如果在交锋中落在下风的人是我,我也会把他绑走的。我他妈的早该想到这一点。”
 
 
Merritt无法反驳。和平分手完的Jack和Lula以及终于凑对的现在每时每刻腻在一起——或者说是Mark单方面缠着Eduardo的的这对情侣,一共四个人凑了过来。
 
 
“还是去看看监控吧。”
 
 
事实上监控全部都被删除了,这几乎就证明了Lex确实干了什么。
 
 
Daniel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二话不说拉走了Merritt,其余众人不明所以的跟了上去,听Daniel高了一个档次的语速狂飙:“Lex不是我能控制的家伙。Merritt,联系Harry Osborn,我们需要他帮忙。他毕竟是Peter的前男友,应该不会放着不管。他拥有比我们更大的财力人脉和消息来源渠道,我们必须找他帮忙。”
 
 
“Facebook也可以出点力。”Mark手边没有电脑,不然他就可以黑进系统还原监控了,当然,如果删除监控的是个计算机高手,删除得十分干净就另当别论。Mark给Chris发了消息,通知他关注Peter Parker的Facebook动态,一旦上线就查找IP地址。
 
 
但是只要Peter不登录就一切免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一点。Facebook也只能帮这么多了,最多再悬赏发布寻人启事。
 
 
 
 
Daniel几乎是玩命在开车,车里所有人都一脸惊恐抱紧安全带,仿佛成为了Columbus第二第三第四。Mark与Eduardo同他们分道扬镳了,他们还要去买戒指。但坐在副驾驶上并且得到了电脑的Mark善心大发,帮Daniel消除了监控的超速记录,并且给了他一路绿灯。
 
 
Daniel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尾,把车子稳稳当当停在Oscorp门口,一下车就看到了得到消息候在大厅的Harry。
 
 
Jack看见Harry后一愣。Harry看到Jack后一愣。他们同时感到有丘比特一箭射中了他们的心。嗯,那把箭的名字可能叫“Franco”。
 
 
Harry很快回过神,对Daniel点点头后,领着一群人往办公室走:“事情我都听说了,现在我已经放出了消息,全面监控Lex Luthor。”
 
 
             ——第六天完。tbc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