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方片7

掉进Jewnicorn大坑。

一个加菲五个卷/小虫相亲记day 3

#梗来自英国相亲节目《克隆游戏》,根据你描述的梦中情人的样子,找八个人出来陪你过一周,让你选一个。
相亲记day one  相亲记day two
 
 
Peter一脸“=口=”看着眼前的腥风血雨,顺手捂住了Columbus的眼睛,Mark持续冷漠.jpg,Lex和Daniel倒是看起来心情很好。

Mike呢?Mike作为腥风血雨的主角,正在痛殴机场警卫,战场“尸”横遍野。

让我们回到一小时前。

一行六人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机场,Columbus被勒令不准带枪,因此两手空空,十分轻松的和Peter走在最前面。Peter提着并不重的自己份的行李,牵着Columbus走着。身后是只提着一个电脑包其他什么都没带的Mark。Mark后面并排跟着同样两手空空的Lex和Daniel,两个人插袋闲庭信步,谈天说地,看起来十分和谐,其实已经用言语暗地里打了好几个回合。

队伍最后面,Mike提着他自己、Columbus、 Lex和Daniel的行李,晃晃悠悠踉踉跄跄地努力跟着他们。Columbus在心里给Mike小天使点了一排蜡,Peter回头一看发现Mike被Lex和Daniel联手欺负,当然看不下去了,回身走过去把Mike手上多出来的两个行李丢给它们的主人。

两人同时咋舌一声,提起了自己的行李。Daniel背着其他人掏出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Lex看着Daniel拿出手机捣鼓,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睛。

到了过安检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Peter总觉得周围的警卫很多,还有好几条警犬。

难道有什么逃犯?Peter一边掏出身上的金属制品一边想,然后顺利地过了安检,和那一边第一个过安检的Columbus汇合。Daniel过安检就比较麻烦了,在Daniel源源不断地从衣服各个地方掏出金属夹子,袖子里拉出弹簧片,衣领子里抽出有金属卡扣的细线等等等等的时候,Lex已经过了安检了。

Daniel还在掏东西,接待他的工作人员看起来要崩溃了,他耸耸肩,最后踢了踢鞋子把换装系统拆了下来丢在面前的篮子里——篮子已经满了。

他当然是顺利地通过了安检,然后开始把这些魔术道具全部装回去,期间变出一朵玫瑰安抚工作人员:“别着急,要学会欣赏魔术。”

围观群众PeterColumbusMike感叹魔术师真是个神奇的物种。Mark冷漠.jpg。Lex跑到一边逗警犬去了。………逗警犬???

就在Daniel解开衬衫扣子安装卡扣固定细线的时候,被Lex逗的警犬突然冲了出去大叫着扑向正在过安检的Mike,其他警犬收到头犬的命令也纷纷跑了出去,被留在原地的Lex收获一身狗毛。

Mike被吓到了,瞳孔瞬间收缩飞起一脚就踢开了第一个扑过来的警犬,头犬飞了出去然后倒在地上不动了,剩下的警犬和警卫们都愤怒了!

他怎么敢打老大!!!&他打我们的狗!!!

Mike懵逼看着突然对他发起进攻的狗和人,再次踢飞几条狗,四下张望着抢过了一个工作人员手里的安检棒拦腰击中一个警卫,俯下身子躲过身后的攻击并附赠一个扫荡腿掀翻了又一个警卫……

Peter&Columbus:=口=,这…这个人是那个看起来很好欺负的Mike……???
Daniel理好魔术道具穿好衣服走到一边,和清理完身上狗毛的Lex站在一起看戏。
Mark持续冷漠.jpg:果然还是宅着最好,外面的破事怎么这么多。

Mike打趴下一个人。Mike又打趴下一个人。Mike再次打趴下一个人。警方支援赶到了。警方举起了枪。

Mike举手投降,警方在他身上搜出一包大麻并查出他有吸毒前科,于是将他遣送入狱了。

Mike:“这包大麻怎么来的???我不知道啊???我戒毒很久了我发誓QAQ!!!”

Daniel深藏功与名。

在向警方解释清楚他们只是相亲对象而不是贩毒团伙,并再一次经受安检后——Daniel为此不得不再次把魔术道具拆下来,安检人员再次崩溃并隔天递交了辞呈——缺了一人的一行五人登上了去往哥伦布的飞机。

这是Columbus第一次坐飞机,他显然有些紧张,整个人紧紧靠在靠背上盯着“天花板”,他几乎整个人要陷在沙发座里了——Lex财大气粗买的头等舱。

Peter揉揉Columbus的卷毛,给他塞了一颗话梅,情人梅并不酸,上面还裹着一层糖霜,Columbus很喜欢吃:“别怕,飞机失事的概率很小的。就算发生了意外,你身边也还有蜘蛛侠呢。”

Columbus还是有些紧张,但是也没有那么拘束了,他闭上眼吃着话梅靠在沙发上。Peter沾了糖霜的手指被另一只手握住,牵引着落在了Lex的口中,他感觉到舌头绕着他的指腹舔了一圈,吓得他赶紧抽回了手。

“你给他吃情人梅。”Lex在意的不是话梅,而是“情人”梅。传说吃掉罐子里最后两颗情人梅的两个人会成为情人,他记得罐子里的话梅不多了,天知道他给Columbus会不会是最后两颗之一。不,Lex其实没多少在意那个传说,他就是生气Peter喂别人吃东西,顺便在意一下情人梅的传闻。

Peter叹了口气再次打开话梅罐子,捏起一颗就塞进Lex的嘴里:“好了,也给你吃了,可以了吧?”

注意到这里的动静走过来的Daniel正看见Peter给Lex喂话梅,一眼瞥到罐子里剩下的最后两颗,迅速出手夺过了罐子拿出了最后两颗,一颗塞给Peter一颗自己吃了,然后拍拍手上的糖霜像没事人一样走了。

Lex抓住Daniel的衣领试图打开舱门把他丢下飞机。嗯,事实上他真的很在意传闻。

“你们两个关系真好呢。要不你们两个在一起算了。”Peter无语地看着又一次互飙语速的两个卷毛,走到从飞机起飞开始就戴着隔音耳机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的Mark旁边。Peter以为他又在编程,但是他看起来其实是在给谁发邮件。Mark余光看见有人过来,立刻合上了笔记本电脑,Peter仅仅看见了一个“Eduardo”。

Peter知道Mark这个名字对应的是Facebook的CEO,自然也知道Eduardo这个名字对应着Facebook的CFO,还知道他们两个关系不好打过官司,只不过他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他很疑惑Mark为什么会给Eduardo发邮件,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呃…我是不是打扰你发邮件了?”Peter意识到好像是因为自己他才中断打邮件的,感觉自己被Mark排斥着,仿佛不久前Mark藏在冷漠表情下不易察觉的温柔是错觉一样。Peter觉得有些尴尬。

回答他的是沉默,背景乐是Daniel和Lex在被“在一起”的言论刺激到后,开始变本加厉的冷嘲热讽。

“……那我就不打扰……”
“没有。”

两个人同时说话,然后又是一小阵沉默。Mark顿了一下,继续说:“没有。没打扰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写什么。”他又打开了电脑,长按退格键,把已经写了的内容全部清除了,“因为说什么都没用了。”

Peter看着Mark钴蓝色的眼睛,明明是古井无波,他却看出了暗潮汹涌。那个Eduardo,应该是Mark很重要的人。那么重要的人却和他分道扬镳了,他一定是很伤心的。Peter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所有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于是他给了Mark一个深深的拥抱。

他选择让Mark一个人静静,除了拥抱他什么都给不了。Peter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听起了歌,四个小时的旅程很快就过去了。

但是Peter一行人万万没想到,下飞机后会在接机处看见一个和Peter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长得一模一样,却显然是两个不同的人,一个喜欢穿着卫衣随性张扬,一个喜欢西装革履沉稳内敛。

“Wardo……”Mark张了张嘴轻轻吐出一句,和他隔着人群相望。他不知道为什么Eduardo会出现在哥伦布,事实上他都不知道Eduardo是怎么知道他来参加相亲的。飞机上的那封邮件就是为了解释这个,只是后来他觉得没什么好解释,也没什么该解释的。

所以他才删除了邮件。他不需要也没必要解释他为什么来相亲,因为这是他的自由。他和Eduardo已经失去了可以质问私事的关系了。

说什么都没用了。

Eduardo枫糖般的眼睛压着怒气,他越过人群走了过来。Mark瞬间回想起砸电脑的那一幕,但是这次Mark不知道Eduardo为什么生气,他在想Eduardo会不会又要过来砸他的电脑,他期望这样,因为这意味着Eduardo还在乎他。

Mark头一次盼望他的电脑能被砸。

但是Mark很快发现他想错了。Eduardo根本看都没看他,而是和Peter攀谈起来:“你好,就这样贸然过来找你实在是太不礼貌了,但是我真的很想见一见这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顿了一下,“我原本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的,但是看见有那么多像Mr.Zuckerberg的人还有你,我不得不相信了。”

他说Mr.Zuckerberg。Mark一颗心沉了下去。

Peter有些懵,一下子看见八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的卷毛和看见一个“自己”所受到的冲击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他和Eduardo握了握手:“你好?我是Peter Parker,你是…?”

Eduardo笑了一下:“哦,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Eduardo Saverin。”

一个炸弹在Peter脑子里炸开。Eduardo?Eduardo Saverin?那个CFO?和他有同一张脸?

Peter不是傻子,他大概知道Mark为什么会来相亲了。Mark式的温柔从来不是给他的,而是给了另一个“他”。

Eduardo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哥伦布机场?他应当在新加坡,隔着半个地球的距离。他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到他们预定要前往的哥伦布?只是为了见他一面吗?打死Peter也不相信。

唉。一对别扭的情侣。

Columbus茫然不明真相。Lex与Daniel分享着爆米花看戏。

Daniel再次深藏功与名。

午后的阳光正好,透过窗户洒在Eduardo,Peter,Mark三个人身上。这应当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可气氛却是这么尴尬。

“Hey,Wardo,我们没准备住的地方,你应该准备了吧?介意让我们留宿吗?”Daniel把手中的一把爆米花丢回Lex手里的爆米花盒子里,走过去搭上Eduardo的肩膀。

于是Eduardo知道了这个自来熟的人一定就是给他发邮件告诉他情况的人。Eduardo觉得自己很矛盾,他看到那份邮件后竟然觉得怒火中烧,可他明明知道这件事自己根本没有权利去管。然而他还是买了去哥伦布的机票,去那里候着Peter。

候着Mark。

还没等Eduardo点头,一直一言不发的Mark终于开口了,他用力打开了Daniel搭在Eduardo肩上的那只手,一字一顿听得出来他很生气:“你、不许、叫他、Wardo!”

Wardo是属于他的,独属于他的称呼,即使他失去了这么喊的权利,他也绝不允许别人叫出这个昵称!

Wardo是他的!是他的!!是他的东西!!!

觉得再不说句话这里就要打起来了的Peter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冷静大家都冷静——”他看向Eduardo求救,“Edu哥哥——你不介意我叫你bro吧?我确实忘记要订酒店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住在你那里吗?”

Eduardo真的是个好人。他接待了根本素未谋面仅仅是脸和他有些关系的几个人,还给他们准备了晚餐,就仿佛他不是来哥伦布的旅客,而是东道主一样。

而离开了纽约的蜘蛛侠难得睡了个好觉。

                  ——第三天完。tbc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