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方片7

掉进Jewnicorn大坑。

一个加菲六个卷/小虫相亲记day 2

#梗来自英国相亲节目《克隆游戏》,根据你描述的梦中情人的样子,找八个人出来陪你过一周,让你选一个。
相亲记day one
 
 
自打入宫以来啊,Columbus就独得蜘蛛侠恩宠~~,Columbus告诉Peter要雨~露~均~沾~,可Peter啊,他愣是不听呢!就宠他!就宠他!就宠他!

…………

咳,拿错剧本了。

Peter在知道了Columbus的身世之后自居为Columbus的家长,担负起了照顾Columbus的责任——虽然Columbus屡次抗议说自己不需要这样照顾。

唉,谁会去理会小屁孩的口是心非呢?Peter把感动得稀里哗啦的Columbus搂进怀里拍了拍,无视了在他耳里清晰可辨的一片磨牙声。其他几个卷毛早就思考过怎么把Columbus踢掉,但是很显然,谁动了Columbus,Peter就会和谁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是个人都不会去做。

狼人也不会。Jimmy在心里补充,然后小跑过去拉住了Peter的手。仿佛有一阵电流划过一般,Peter迅速抽出了手,脸上还泛起了浅淡的红晕。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你根本不理我,现在连拉你一下都不行了。”Jimmy没有注意到Peter的脸红,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他身为狼人的性吸引力作祟,于是瞬间被伤到了。

可是其他四个卷毛注意到Peter的不自然了。坐在沙发扶手上一边吸管戳酸奶一边冷漠脸盯过来的Daniel在情场上摸爬滚打数年,不可能看不出来;坐在沙发上一边托腮心不在焉的把糖果们叠起来一边偷偷瞄着这里的Lex玩的就是人心,没道理看不出来;俯在茶几上试图把Peter和Columbus画下来的Mike眼力好的很,他看出来了Peter的脸红;而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腿上放着个笔记本电脑并且在目不转睛看着屏幕里放的监控画面的Mark修过心理,虽然这没有让他的情商更高些,但好歹也让他看出来了Peter的害羞。

四兄弟齐齐咋舌一声,然后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Mike一边交换眼神一边持续茫然,于是四兄弟集体排除了Mike开始三人间的视线交流,Mark依旧面无表情,Lex和Daniel勾起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Let the game begin.

Peter听到了咋舌声一回头就看见了卷西脸之间的“眉目传情”,警惕的把正在啃苹果的Columbus护在怀里:“我警告你们,不许对Colu下手!”

Colu…昵称都出来了啊。几个卷毛脑子里不约而同刷过这句话,脸色沉下去。

Daniel举起双手示意无害:“我们保证不欺负你的Colu。不欺负。”Daniel回头对另外几位挑挑眉毛。担心什么,Peter把Colu当宠物养呢。把Jimmy除掉再说。

Mike看着Daniel的眼神继续茫然。Mark上网购买银子,Lex给他的秘书发信息订了附近银行的一个保险室,Daniel起身走过去拍了拍正在失意体前屈的Jimmy的肩膀:“一会我们去买食材给Peter做午饭,一起去吗?”

“去!!”Jimmy抓住了看似是救命稻草实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表示不放过这个讨好Peter的机会。

Daniel把手背到身后,在Peter和Jimmy看不到的位置对Mark和Lex竖起大拇指。

Mike:他的兄弟们好像达成了什么共识可是他们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啊???我是不是错过了三季spn???

Daniel去了阳台给他的魔术同伴们发信息,打造了一个前往已经堆满了Mark的银西可[划掉]银子的Lex的古灵阁穹顶[划掉]银行保险室的通道。

万事俱备,只欠狼人。

三兄弟齐齐满意的点点头。Jimmy莫名其妙打了个大喷嚏。噢,他连续打了三个大喷嚏。Peter递过去一张纸巾:“没事吧?现在季节交替,很容易感冒的。”

于是不久后,Jimmy走在街上突然一脚踏空,再醒过来时他已经在一个入目全白的封闭房间里,这里除了他只有一只肚子鼓囊囊的鼹鼠一样的生物。它警惕看着Jimmy,把手里最后一枚银币塞进肚子里。

好嘛,Mark的钱全被嗅嗅吞了。当然,这些银币还没多到堆满整个保险室的地步,他们还是给Jimmy留了活路,这些银币只是用来膈应这个狼人的而已。但是即使银币没有多到离谱,这也是数量可观的钱啊!

于是幻影移形过来的Newt就看见他的Niffler被一个少年紧紧抱着缩成一团。Newt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个麻瓜会在保险室里,但是Newt没有细想,说明原委后从Jimmy手里抱过了Niffler开始倒钱。

Jimmy慢慢后退远离倒出来的银币堆,不过很显然Niffler在进保险室前就偷到了很多亮晶晶的玩意,这直接导致了倒出来的东西铺满了整个保险室,连Mark留给Jimmy落脚的空间都霸占了。Jimmy小心翼翼踩在银币堆上确保自己的皮肤不会接触银,结果因为突然窜到他脚边的Niffler吓得重心不稳跌了一跤,手碰到了银因此被灼伤,疼得他叫了一声。

走过来想问问Jimmy要不要一起出去的Newt立刻知道了为什么Jimmy在他教育Niffler的时候一直后退,把Jimmy从银币上拉起来后幻影移形去了个人少的地方带他进了箱子处理手上的灼伤:“原来你是个狼人啊。看看你手心的五芒星纹路,刚刚成为狼人不久吧?”

Jimmy被魔法弄得一愣一愣的,“啊?”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从此和Newt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再说说弄丢了一个(狼)人的买菜一行人,Daniel和Lex击了个掌,然后摆出无奈的表情回了家。

“Jimmy呢?”Peter开门数了数人头发现不对,于是开口问了。

Lex插着腰歪了下头,金发垂到他的眼前:“Well,你还记得Jimmy有个叫Bo的小男朋友吗?他被带走了。”

Daniel直接走上前揽住站在门口的Peter的脖子把他往室内带:“好了,站在门口做什么。至于Jimmy的事,你还有我们呢,别担心。”

Peter被勾得微微弯下了腰,无奈地“哦”了一声,十分顺手的抬手扶着Daniel的腰,仿佛这个动作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一样自然。于是“咯嚓”一声Lex咬碎了嘴里的糖,然后捂着牙觉得好像有点疼;“咣当”一声Mark的红牛罐子不小心倒了并从桌上滚到地上,然后他抽了好几张纸巾手忙脚乱擦着笔电上的红牛;而Columbus和Mike窝在一起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Lex和Mark表示自己自己只会炸厨房于是烧饭的重任落在了Daniel身上,于是Daniel耸耸肩丢下一屋子卷毛勾着Peter出去吃大餐,刚刚关上门就听见身后有人开枪,子弹穿过门板从Daniel的耳边飞过。原来是其实早就醒了的Mike一轱辘爬起来拿过Columbus的枪对着门口打了出去。

Daniel一边得意的勾唇一边惊诧于Mike娴熟的射击技术,暗暗决定要调查一下Mike Howell这个人。而被子弹惊到的Peter立刻甩开脖子上的手转身回了屋,把刚刚醒过来抱着Mike塞回来的枪迷迷糊糊坐在沙发上的Columbus拎起来。

“你开枪做什么,真是的,我不会丢下你的。”Peter回头对Daniel翻了个白眼,“别理Daniel那个控制狂,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不过我没钱。”

Columbus无辜背黑锅,抱着Peter的腰不撒手:“你答应过要带我回家的。”

Peter拍拍Columbus的卷毛安抚安抚再安抚:“那么明天我们就出发去哥伦布好不好?”

Columbus点点头,Peter牵着他的手带着另外四个卷毛一起出门下馆子。Mark依旧带着他的笔记本,Peter有些好奇他要怎么吃饭。

然而事实上,Mark几乎什么菜都没点,手指依旧在笔记本上咔哒咔哒敲着什么。Daniel瞄了一眼,发现Mark的电脑壁纸似乎是穿着昂贵西装的Peter……不不不,Peter买不起这么贵的西装,这应该是另一个人。

替身啊?Daniel手指摩挲下巴玩味地笑了。看来他有必要连同Mark也一起调查一下。他说了一声“失陪”,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了。

Peter看了看依旧在摆弄笔记本的坐在他斜前方的Mark还有他点了却一口没吃的披萨,忍无可忍地伸手合上了他的笔电。Mark的手被夹了一下然后抽了出来,然后下意识抱住他的笔记本:“别砸!”

“如果你再不吃东西,我会考虑砸了它的真的。”Peter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Mark觉得他要砸电脑,但是看这招似乎挺有效的因此就这么威胁了。Mark盯着Peter看了半天,然后顺从地拿了一片芝士披萨开始吃,Peter满意地点点头,顺手拿走右手边Mike用来和意大利面奋斗的勺子递给他一把叉子。

怎么觉得自己晋升为老妈子了。Peter内心刷过去一排省略号。

“Daniel上个厕所上那么久?难不成便秘吗。”Lex用叉子把面前的蛋糕叉个稀巴烂,无趣地玩着自己的发尾。

坐的位置看得见大门的Mike咽下一口意大利面:“他没有去厕所啊,他出门了。”

已经习惯了Daniel时不时地失踪的Peter忙着给左手边的Columbus塞吃的。Columbus嘴里鼓囊囊地嚼着吃的真的特别可爱,Peter掏出照相机调整焦距找好角度把Columbus拍了下来。然后因为这个姿势太靠近Mike了,他顺手就把Peter抱进了怀里,下巴抵着他的肩窝,稍长的头发落在Peter的颈边:“也帮我拍一张好不好?”

Lex的叉子在盘子上发出刺耳的声音,Mark咀嚼披萨的动作一顿。两个人齐齐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Mike旁边把Peter拉了出来。

“一起拍。不准独吞。”Mark冷着脸,眼神像刀子似的的Mike浑身上下戳了个遍。

Peter松了口气,真不明白为什么Mike的力气那么大,怕伤到Mike于是Peter就没用力,能摆脱真是太好了:“那你们站在一起吧,我帮你们拍。”

“不行,你也要一起拍。”Lex掏出了自拍杆,然后全场静默两秒。

自拍杆…………Lex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于是出门托Dylan拿到了Mark和Mike的资料的Daniel带着在外面顺手买的礼物回来时就看见热热闹闹挤在一起差点没打起来的几个卷毛,他把刚买的滑板塞给Peter,然后坐下来一边切有些冷了的牛排一边围观“兄友弟恭”。

Peter十分惊喜:“给我买的?”

这是他在这堆卷毛里收到的第一份礼物,还如此贴合他心意,他简直要高兴坏了。就是不知道Daniel会不会是那个雨夜给他递伞的人。

“不然呢?”匿名给警察打了关于有人私藏大麻的举报电话并且给远在新加坡与Peter十分相似的Facebook的CFO发了配了照片的邮件,Daniel的心情好的出奇,“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直接送你几克拉的钻戒。”

Peter抱着滑板恍恍惚惚。梅姨,这个人好撩。

“没门!!”Lex,Mike和Mark异口同声怼起了Daniel,几个人开始了唇枪舌战。

一行人最终回了家,晚饭时Lex大手一挥报销了全员去哥伦布的机票,而Columbus面色复杂。他既想早点见到父母,又怕去哥伦布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近乡情更怯,应该就是现在Columbus的感觉了。Peter十分顺手又一次揉了揉他的卷毛:“别怕,总不会更糟了不是吗?快睡吧,明天带你回家。”

Columbus缩在Peter怀里迷迷糊糊睡着了,Peter蹑手蹑脚爬出被窝,穿着蜘蛛服跳窗出了屋子,然后在大门口看到了应该等了有一会的Mark。

“他睡了?”

“嗯。睡着了。”

“我帮你黑了全纽约的监控,你守在监控前就好了,在外面冷。而且你会累。”Mark说完这句话,插袋回了屋子。

于是Peter在监控前待了一个晚上,最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完。tbc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