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方片7

掉进Jewnicorn大坑。

刑讯/飞坦

过高的面罩遮住半张面孔,同时也挡住了流星街的恶臭,不爽的微眯金眸。

“你还是确定不说出 '液态矿石' 的下落?”

看着眼前被刑讯得除了舌头无一完好部分的男人,挑了挑眉,从一边的架子上拿过细如鱼线可是坚韧无比的绳子,使男子面朝地面挂在锁链上,将绳子在那人腰上绑好,绳子上挂着重物,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重量。

“不说小心腰断掉——嗤,无所谓,反正只要保证你活着就行了,不用在意是不是断胳膊少腿。”

男子的身体被拉成U字形,连惨叫都不能畅快发出,只有“嗬嗬”的声音很好的娱乐了自己。

“你可以继续拖时间。等你的身体耗不起了,你的妻子和女儿会很乐意替你分担的。”

看着男子瞪大的双眸,满意的笑了,于是用刻意压低的嗓音和称得上是威胁的话语一点一点击溃他的心理防线——这一向是自己最爱的事情。

“别以为你把他们藏的有多天衣无缝——可别小瞧旅团的情报网啊。”

伸手拍了拍男子扭曲的脸,看着他的眼中的光芒最终消失不见,整个人陷入了绝望,最后屈服的说出情报。

“啧。真无趣。”

得到了想要的情报,男子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抬起伞利落的刺穿男子的心脏送他下地狱,转身寻找团长汇报任务完成。


——身后的看不出原貌的尸体以及仿佛依旧绕梁的惨叫让燃着火把的石室平添一股阴森。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