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方片7

掉进Jewnicorn大坑。

落网的猎物

“久等了吗?鲁西鲁先生。”

虽然早就听见了她的脚步声,但依旧装作闻声抬头的模样,合上手中的《1984》,对她抱以温柔的微笑:“并没有,你来的很准时,是我来太早了。”

帮她[艾斯托拉涅欧家族Boss的千金]拉开椅子请她入座:“有什么想吃的吗?”

“全熟的西冷牛排和一客巧克力巴菲。”她将菜单递了过来,“鲁西鲁先生有什么想吃的?”

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将菜单递给服务员,并低声告诉他餐点,随后看向女士:“全熟的牛排?很少见到会有人要求全熟的,因为会稍微老一点。”

她抿了口红酒:“哪怕仅仅是夹生,也会让我想起不好的回忆。”

不好的回忆,想必是黑手党间的残酷火拼。

“抱歉,提到了这些东西,不过'死亡是伟大的平等,也是伟大的自由。'小姐无需对此感到不安。”不动声色的掌控着谈论时的气氛和节奏,话题引到自己希望看到的方向。

她先是一愣,随后抿唇轻笑:“这是雨果说的话吧,库洛洛真是博学多才。”

称呼已经从“鲁西鲁先生”变成了“库洛洛”,成功拉进距离。倘若是自己主动开口要求改变称呼的话,那就显得有些刻意——毕竟她的身份放在那里,每天想见她的人不计其数。

“哪里,你过奖了。我只是由衷认为死亡是最完美的归宿。”提起酒杯与她碰杯,不经意间露出夺来的马克西姆家族的内供腕表。

棋下的差不多了。

博学,性格合适,有家底。她还有什么能拒绝。[b.其实重点是长得帅]

她的笑容似乎多了些真诚:“我的父亲应该会很喜欢你,有机会的话,愿意陪我见见他吗?”

右手抬起抚上心口,微微弯腰,显示出真诚,又因为一系列动作是在椅子上完成的,因此又带了些幽默,语带笑意:“我的荣幸,小姐。”

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蜘蛛在阴暗中爬行,悄然布下一张细密的巨网。

无知无觉的人们最后陷入痛苦哀嚎。

迎来他们最完美的归宿。

评论(8)

热度(9)